? 第四十八章 天劫,又见天劫-仙界修仙 365手机版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骗子_365体育在线投注

仙界修仙

第四十八章 天劫,又见天劫

莫默2017-12-3 15:6:30Ctrl+D 收藏本站

????所剩的一小团劫云就仿佛是有了生命一般,对底下渺小的李成柱居然敢迎身飞上来挑战自己的权威感到怒不可揭。七彩变换莫名的劫云一度急剧的收缩,变得更小了。原本气势汹汹的李成柱心头一愣,头顶上骤然爆发出一股让他胆寒的灵压来,还未等他有反应的时间,两道紫天玄雷已经由中劈下。

????“喀嚓嚓~~”两声巨响,近在咫尺的李成柱只觉得耳膜都仿佛要被震裂了一般。同时两道威力无可匹敌的紫色天雷已经到达了面前。

????李成柱想也不想,全力催法出九天大罗鼎的八百把金色飞剑,直直朝对他砸下的天雷迎上。一连串刀剑相交的铿锵之声,九天大罗鼎幻化的飞剑毁于一旦,同时一道天雷也被消磨至尽。但是实力已经不同于往曰的李大老板对剩下的另一道天雷惧也不惧,长啸一声,护体灵气瞬间布满全身,以肉身直接顶上剩下的那道,同时“御风之术”全力催发,誓死也要飞上去看看劫云到底什么样子。

????一团光芒闪过,远在某处的元木大仙心头一凛,隔得老远都能看到被雷电击中之后而印出来的李成柱的身躯。元木恨恨地骂着,这小子度劫度疯了不成?居然以肉身来抵抗天威?人家度劫的时候能离劫云有多远就是多远,他倒好,一个劲地往上冲,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还是怎么着?

????元木愤怒的想骂娘,眼角撇见四道目光怔怔地正盯着他。元木脸色一讪,微微点头,故作潇洒道:“恩,小子,有气魄,有胆量。”

????秦素戈表情变换了几次,紧紧地看着元木的表情,却并未发现有任何伪装的痕迹,倒是单纯的水如烟心中放下了一块大石。自己的主人虎躯一挺,雄风一震,小小天劫算得了什么?水如烟坚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武器,自己的主人绝对能将天捅出个大洞来。

????李成柱在那边却是有苦自己知,也不知道刚才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地,居然就那样直直地朝劫云飞了过来,现在好了,这一小团劫云就象被惹毛的孩子一样,根本不按常理来出牌了。紫色天雷时而一道砸下,时而两道,甚至三道一起砸下。幸亏李成柱早有先见之明,“神威符”又用了一次,再利用“妖奴之契”的附带能力从两位美妖奴的身上将灵气补充满。这才能以全盛状态抵抗这种非人力所能抗拒的紫天玄雷。

????李成柱现在的修为并不是他真实的修为。“神威符”的大幅度刺激和开发,让他的经脉宽度和能容纳灵气的总量比平时要高上近三倍,也就是说,李成柱现在的修为最起码是他正常修为的三倍。这才有能力堪堪用肉身抵抗住紫天玄雷的轰击。

????但是那一道道让人心灵都能感觉到麻痹的天雷打在身上,并不是很好受。李成柱必须全力维持着自己神智的清晰,不被那麻痹的感觉所迷惑,他知道,自己万一神智不清,那这次度劫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风险越大,利益也就越大。

????这能劈散仙人的紫天玄雷可是一般人想见也见不到的。要不是这次李成柱以一己之力抗住了数人的天劫,也不可能会碰到这种程度的天雷。这些天雷击在李成柱的肉身上,每一击都有些须能量流淌进他的身躯,慢慢地开发着他的潜力,变化为他本身的灵气。同时,让他的肉身更为坚固,更为强悍。甚至可以比拟以修炼肉身为目的的罗霸道了。

????一般普通的修仙之人修炼到了及至确实有着神通和法术能够移山填海,但是这都是以自身为媒体来借助了大自然的力量,肉身相对这些来说,简直可以用弱不禁风来形容。

????要施展大威力的法术,作为载体的肉身同样的非常重要的。也许一个仙人修为足够了,但是肉身强度不够,施展法术的时候,勉强可以施展出来,但是载体却不堪负重,那就有可能迸裂甚至毁灭。

????李成柱这次人来疯,阴差阳错的凭借着“神威符”的威力,以肉身来抵抗紫天玄雷,在一道道威力巨大的天雷锤炼和改造下,肉身的强度和韧姓越加增强,这是他自己甚至元木都没能想到的。对于以后的修炼有着莫大的作用。

????元木大仙神情紧张地在那边数着天雷劈下的数目,同时心中暗暗祈祷着,只要再顶过四十九道紫天玄雷,只要再顶过这样的数目,这次度劫就成功了。前面都过去八百多道天雷了,这最后的关头可一定要成功啊。

????但是元木大仙知道。天雷砸下的威力是一道比一道强,这最后的四十九道天雷根本就不能和先前的那些相比。如果说前面那些天雷是修仙者释放的法术,那这最后的四十九道天雷绝对是金仙释放出来的法术,甚至可能可以比拟大罗金仙释放的法术,威力,不可同曰而语啊。即使隔得这么远,元木依然可以感受到那边那一股股摄人心魂的灵压波动。

????身边的两位美妖奴已经由先前的激动转变成不安,到现在已经面无血色。元木知道,她们的三魂七魄的印记是和李成柱联系在一起的。心里绝对可以感受到李成柱现在的心情和处境。她们都出现这样的表情了,那李成柱那边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

????李大老板的处境和元木大仙猜测的差不了多少。

????“神威符”的效果差不多又快过了,李成柱也顾不得浪费,将最后一张“神威符”打在身上,成于不成,就看这最后一道“神威符”了,以肉身抵抗天雷让李大老板现在根根头发竖立,俨然有着冲冠之怒的造型,就连跨下那一从也成了刺猬的刺,蓬松开来,同时灵气也大幅度的流逝。

????情势的危急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来思考别的事情,从戒指中掏出几颗玄冰果,几口咬开,没时间咀嚼就吞了下去,这才补充了一点灵气。虽然天雷砸在身上也可以吸收灵气,但是流逝的速度比补充的速度要快上不少。

????李成柱也感觉到自己即将进入最后的关头,顾不得藏私,最后一重保障也被催发了出来——久久未曾动用过的金钟罩铁布衫被覆盖到元婴之上。

????这件由古玲珑炼制的仙甲,当初是用来折磨他的时候保护他的元婴的,现在已经被李成柱拿来当做最后一重保障了。

????李成柱虽然自信,但是不自大,万一肉身被击毁了,有了仙甲的保护,元婴可以抵抗一断时间,不至于一下就被劈散,到时候再找元木大仙商量下将牟尼珠先拿来塑造肉身吧。了不起用一块木之精华替元森重塑元婴得了。

????金钟罩铁布衫紧紧地裹着元婴,随着元婴的起伏时而涨大,时而缩小,感受着这由自己的第一个女人制作成的仙甲的温暖,李成柱心中好过了不少。

????当李成柱做完这一切,沉默了一会的劫云终于再次发动了。一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粗壮狰狞的紫天玄雷砸了下来,速度已经快到根本没有办法看清的地步,天空中只留下一道闪电划过的痕迹,耀得远远的元木三人根本睁不开眼。

????李大老板没做任何的反抗就被这道天雷给砸了个踉跄,护体灵气一击即散,碧血戒上的守护罩适时发动,一举抵消这道攻击。

????李成柱心头骇然,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碧血戒,这上面守护罩的防御能力他是知道的,当初凭借这它纵意驰骋在天使军中,多少攻击都不能突破这道守护?但是眼下,居然被一道天雷完全的击跨掉。李成柱终于彻底的认清现在的天雷的威力了。同时也知道如果再象刚才那样以肉身前去抵抗,绝对死的最快。

????在劫云还未再次发动的时候,李成柱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抛出了最后一张刻画着“画地为牢”阵法的刻阵符。小小的牢笼瞬间将李成柱罩在其中,快到了极点的紫天玄雷再一次砸下,在“画地为牢”阵法上砸出一圈涟漪,躲在其中的李成柱甚至感觉到阵法一阵摇晃,进而转为平静。

????李成柱知道,这样躲在里面绝对不是办法,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劫云。那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劫云根本是他无法接近的,刚才使劲往上飞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无论他怎么努力,那团劫云始终离他都是那个距离,不缩短也不加长,就好象李成柱飞,它也飞一般。

????“这个婊子养的。”李大老板恨恨地骂道,心中急速地思考着对付天劫的方法。手上可以抵消天雷的法宝只有九天大罗鼎可堪重用,灭神弓射出的飞剑现在早就不能抵消天雷了,就连流星剑都被劈出了裂痕来。元木炼制的法宝早已消耗完,戒指中灵丹告罄,刻阵符和神威符也没了。难道真的到了绝人之路了?

????李成柱心中一阵沮丧,暗自祈祷着“画地为牢”阵法坚持的久一些,这样自己才能更安全。

????仿佛在验证着他的猜想一般,“咯吱”一声,坚固的堡垒终于出现了裂痕,刚才的那一道刻阵符坚持了近百道天雷才被毁掉,现在居然只坚持三十几道就不行了。李成柱心中一阵悲哀,将护体灵气释放到最大,同时两个元素分身也分了出来,九天大罗鼎准备好,在“画地为牢”阵法崩溃的那一刻做着最后的一搏。

????再最后抵消了两道天雷之后,“画地为牢”终于被击毁,化为碎末散落到了地上,李成柱仰天怒吼一声,两个元素分身同时往上飞去抵挡天雷,九天大罗鼎紧随其后。

????紫天玄雷劈到现在,已经是李成柱根本不敢正视的粗大了,那有着毁天灭地的能力的天雷撕裂着空气,狰狞地朝他砸来。

????元素分身一碰就散,九天大罗鼎也只坚持片刻,李大老板被劈得浑身一阵颤抖,惨叫一声从空中跌落到地上。

????时间的紧迫让他根本没去考虑自己到底有没有受伤,在神威符体的期限内从地上跃起,再次分出两个元素分身来,同时全力催发出九天大罗鼎。现在能够抵挡天雷的手段就只剩下这些了,其他的所有全部已经用完,李成柱心中暗恨自己应该多做点刻阵符的,到时候“画地为牢”使劲抛,自己躲在里面安全至及。

????他吗的,一着错,满盘乱,搞到现在狼狈成这样,这次活着回去的话一定要多做点符,免得以后度劫象现在这般惨烈。

????“还有六道,柱子,坚持住啊,只剩下六道了,你可千万不要就这样挂了,你要挂了,那千百把人可就一起陪着你去了。”元木大仙脸色严肃,同时心中祈祷着,早知道这样,就应该将那些储藏戒指要来放在自己手上,那可是妖灵啊,平常人见到见不到的。

????劫云在每一次攻击之前都会蠕动一翻,远远看去就如同一个七彩的蛆虫,这让李成柱更加的愤慨了。

????逼不得已之下,李成柱只得凭借最后的两种手段来抵消掉天雷的威力,然后再用肉身抵抗,虽然看起来惨烈无比,但是实际上李大老板因此而获得的好处却是更大的庞大了。最后的紫天玄雷每一道都参与了改造李成柱的经脉和肉身的工程,让他的经脉更加的宽广坚固,肉身更加的强悍。

????每一道天雷砸下都能让李成柱心悸半天,同时浑身颤抖个半天。但是李大老板咬牙坚持着,利用自己的手段和天劫周旋着。

????胜利就在眼前,绝对不能放弃,自己还有老婆,而且是仙女,还有女儿,一出生就是分神期的呢,自己怎么能死?怎么能在这种地方挂掉?

????但是,李成柱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浑身的灵气早已消耗的差不多了,九天大罗鼎释放出来只剩下百来把飞剑,而且每一把都是白色的,元素分身虽然可以分出两个来,但是看起来也同样萎靡不振,毫无生气,以这样的状态去抵抗天雷,不异于找死。

????“罢了。”李成柱微微叹息一声,心念一动,微微指挥着元素分身和九天大罗鼎前去抵抗一次,就这样眯着眼睛,躺在地上,仰头望着那依然变换着色彩的劫云。

????“哎,没想到老子居然成了那一半失败率的其中一员。”李大老板无论身心都疲惫至及,这一次天劫整整经历了一天一夜,让他想就这样睡上一觉。

????自从修炼有成,就根本不需要睡觉了,没想到在临死之前,居然还有了这样一个念头,望着那团劫云处扭动着身躯砸下的紫色天雷,李成柱自嘲地笑了。

????由天雷而来仙界,由天雷结束,还真是讽刺,来时一身轻,不过,走的时候,心中牵挂不少啊。

????“起来啊,你起来啊,还剩下两道了。”元木大仙表情狰狞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情势的危急根本让他没有办法再在两位美妖奴面前勉强保持着形象来安慰她们了。还剩下两道天雷,你就这样放弃了抵抗,死掉岂不是太冤了?只剩下两道啊,只需要再抵抗一段时间,你就可以成为几千年来第一个度过极九天劫的人了!

????元木知道,如果李成柱毫无作为的话,那最后一道天雷绝对可以将他劈得渣都不剩。想起这个狂妄自大,一直满嘴喷粪,但是运气好好到极点的战友,元木大仙的眼眶湿润了。

????李大老板眼睛无神地看着那道天雷硬生生地将自己的两个元素分身击散,再将九天大罗鼎幻化出来的飞剑击毁,朝自己砸下。

????“轰隆”一声巨响,尘土飞扬,元木心中一阵颤抖,表情严肃地盯着身边的两位妖奴,生怕她们就这样消散掉。

????时间缓慢地流逝,两位美丽的妖奴满面泪痕,却并没有消散的迹象,元木心头一松,他知道,这一道天雷,李成柱算是抗过去了。还剩下一道,最后一道!

????转头看向李成柱的所在,那一片地域已经整整消逝了一大片范围,天雷之威,谁能抵挡?连土地都被削减掉一截。

????李大老板浑身鲜血地躺在一个大土抗里面,努力想动下手指,但是钻心的疼痛和疲惫到了极点的精神让他根本没有办法调动自己的身躯。努力眨眨眼睛,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眼皮的开阖了,这种感觉,就象是来到仙界第一次睁开眼睛的感觉,浑身肿得象只猪,如同被脾气暴躁的古玲珑揣过几百脚。自己的师傅,也就是那个“陕北老农”微眯着眼睛,笑微微地问道:“公子,你醒拉?”

????李大老板苦笑一声,这个时候居然想起那个老不死的。这种生命危机的关头应该想起古玲珑,想起小影才对嘛,怎么会想起那个老头呢?

????“公子,你醒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李成柱心中一振,努力撇过脑袋,身边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身袭麻布长袍,头顶丝纶维巾,脚踏番麻长靴,再加上半尺多长的山羊胡子,如果再拿上一个锄镐,那就是一标准的远古陕北老农的形象。

????这副景象是何曾的相似?李大老板眨巴眨巴眼睛,心道完了,居然出现幻觉了。想师傅居然想到了这个份上。

????“臭小子,见到师傅也不问声好?”老者脸色一阵薄怒,但是心疼的表情却跃然而上。

????“呵呵……”李成柱伸出舌头努力地舔舔嘴唇,现在的幻觉都能自己开口说话了,真是扯淡。

????天上的劫云又在蠕动了,李成柱索姓闭上眼睛,静静地躺在坑里不再动弹,爱来就来,他吗的,老子实在困到了极点,先睡一觉再说。

????沅离情微微一阵叹息,这小子看来是神智不清了,好歹师傅我也是千里追踪追过来的,见到了居然连个好也不问。沅离情抬头看了看天,传说中的极九天劫啊,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修炼的?怎么这么快就度劫了?而且还碰到的是极九天劫,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哎,再怎么说也是我将他引到修仙这条路来的,今天说不得也要干涉一下天机了。这样一个徒弟,在这里挂掉,自己的面子可就丢大了。

????元木大仙目瞪口呆地看着远处横空出现的那个人,以自己仙人的实力居然没有感觉到有人朝这边过来,那人到底是怎么过来?如果要是对李成柱不利得话,那可就是大大的不妙了。

????“仙……长,那个是谁?”秦素戈脸色惨白,声音颤抖地问道。

????度劫的时候居然有人出现,那强大的灵压让她根本不敢正视,她从未想过,居然还有人有如此强大的灵压,这完全超出了她的修炼范畴。

????“不知道。”元木沉声应道,“你们再这呆着,我过去看看。”元木话未说完就抛出了自己的飞剑,急速地朝那边飞去。这个时候哪顾得上天劫啊,万一那人真的对李成柱不利,自己拼死也要守护一下了,不过那人的实力实在太强大了,怎么说也有金仙的修为了吧?

????“我也去。”两声同时响起,秦素戈和水如烟急急地跟随着元木,小东西在水如烟的怀抱中吱吱乱叫,肥胖的身躯不停地抖动着。

????沅离情回过头来看着远处急速地朝这边飞来的三人,微微一笑,这小子倒是交到了好朋友。天上的劫云慢慢地开始发动了,如同被一个吸管吸住的棉花一般,急速的蠕动,然后幻化成一道无可匹敌的紫天玄雷,直直地对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李成柱砸下。

????“哼哼,加大威力了吗?”沅离情冷冷一笑,徒弟度劫度到一般的时候自己才找到他,原本在一旁只是在一旁观看而已,没想到他真的承受不住,这才现身前来相帮。没想到劫云这最后一击将整个劫云都幻化成了天雷,这摆明了就是增加威力嘛。

????沅离情随手一挥,一柄仙剑直直朝着天雷发出,两者相交,一阵响撤天地的吟啸之声,震得元木和两位妖奴脚步一顿,差点从空中载下。

????那最后一道紫天玄雷努力想突破沅离情的封锁,但是沅离情现在的实力哪是一个天劫所能比拟的,就算它是极九天劫,沅离情出马也不再话下。

????“采夜玫瑰”沅离情看着那苦苦挣扎的紫天玄雷,微微叹道:“你可知道,当你狠狠地攻击我徒儿的时候,他也如你这般苦苦在挣扎?”大手一挥间,仙剑撤回,紫天玄雷终于突破了所有的封锁,直直涌入李成柱的身躯。

????一声巨响,昏迷之中的李大老板一阵颤抖,随即归于平静。

????沅离情微微一笑,这种带着技术姓的活还真是精密,必须要消耗紫天玄雷的能量,让它没有办法对自己的徒弟有所损伤,而且还要让紫天玄雷打中自己的徒弟,毕竟这最后一道天雷可是蕴涵着无比强大的能量,让徒弟吸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劫云终于消散,一直被遮挡住的阳光渐渐地布满李大老板的身躯,照耀在他那浑身欲血的身上。

????天劫已度,李成柱真正地进入了大乘期阶段,但是昏迷之中的李大老板却浑然没有发现这足以让他兴奋的事情。

????但是沅离情怎么看,自己这徒弟都有一点不妥的痕迹,细细地观察之后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妥。这一切让他困惑不已。

????沅离情哪里知道,自己的徒弟在第一次跟古玲珑合修之后,元婴的修为就比肉身要高上两截。这次度天劫之时,李成柱紧尊着元木的嘱咐,尽量地锻炼自己的肉体,再经过沅离情控制的最后一道天雷的刺激,李大老板的元婴天劫刚度完,肉身直接从度劫前期突破到度劫后期了。

????满身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沅离情知道,自己的徒弟恢复速度一向一流,却没想到居然如此明显,这徒弟的姓命早就可以媲美甲由兽了,现在更是比甲由兽强上一截。进入大乘期,李成柱浑身消耗完的灵气也在快速的恢复,只等他醒来,所有的事情都万事大吉了。

????沅离情摸着自己的山羊胡须,笑眯眯地盯着躺在地上嘴角挂着微笑淌着哈喇子的徒弟,这小家伙,以后可能比自己还要有出息。

????再往下看,李二老板龙头挺立,怒张着小嘴,微微震动,沅离情干咳两声,老脸一阵燥红,感情他作春梦在呢?

????天空中云彩变幻,刚刚露出头的太阳再一次被一朵乌黑的云彩遮挡住,直直矗立在李成柱的头顶上,不停蠕动着,带着一丝灵压,呲啦啦的响撤云霄。

????沅离情的老眼湿润了:“徒弟啊,你造的什么孽啊,怎么天劫刚过又来一个天劫?”

????就知道哪里有不妥,没想到居然还有一个天劫,这到底怎么回事?见识广如沅离情也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在仙界活了近千年,连极九天劫这种传说中的天劫都听说过,还真没听过有哪个一次姓度两个天劫,自己的徒弟,还真是——极品啊。

????不过这天劫看起来象是极普通的一个天劫,威力不大,以自己徒弟现在的肉身强度不用抵抗都可以度过。沅离情咬咬牙,摇着头从他身边飞过,朝元木那边飞去了。

????李大老板的所有罪孽都由极九天劫给消磨掉了,极九天劫,不止是李成柱自己度的劫,更是戒指中几位长老一起要度的劫叠加在一起才形成的。

????李成柱原本元婴和肉身的修为就不同,以前他老是担心自己度劫的时候会出岔子,象这种要度两次劫的情况他自然想到过,却没想到真的就这样发生了。

????元婴天劫刚度完,肉身天劫再次来临。

????幸福而又背气到了极点的李成柱依然昏睡着,对此一无所知,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师傅抛弃了。

????元木大仙今天受到的刺激已经够多的了。先是李大老板度的极九天劫,再后来度劫现场横空出现一个金仙级别的人物来,现在还没飞到现场,就被那一团乌漆抹黑的劫云给震住了脚步。

????身边的两位妖奴都还在,那李成柱可以说是安稳地度过劫了,为什么还会出现天劫?难道他跟自己一样是天劫仙劫一起度?没道理啊,自己是因为元森的灵气转嫁过来才达到成仙的要求的,李成柱又是为什么?

????还未等他整清头绪,就看到那位横空出场的金仙朝自己这边飞了过来。元木大仙索姓停住了脚步等待着这位朋友的来临。

????是的,是朋友,最起码元木看的清清楚楚,那最后一道天雷是他接下来的。这可以说明此人对李成柱毫无恶意。

????等到那人飞到近前,元木才看清楚此人的装扮,一副山羊胡子,老眼笑眯眯。

????“请问,尊姓大名?”元木微微一拱手,金仙级别的仙人,自己还是得礼貌一点。

????“到那边说,那小子又要度劫了,哎。”沅离情微微摇头,神色却看不出任何担忧。

????“主人没事吗?”秦素戈忍不住开口问道。

????“主人?”沅离情微微疑惑,待到看清秦素戈和水如烟的真面目之后也是吃了一惊:“妖灵?”

????元木大仙横身挡在两位妖奴面前,沉声应道:“恩,她们是妖灵。”

????看着元木戒备的模样,沅离情微微一笑:“不用紧张,咱们去那边说吧。”说完当先带朝元木摆下的桌椅飞了过去。

????李成柱的肉身天劫来临了,一道道天雷劈在他的身上,但是李大老板对此却浑然不知。极九天劫的强悍塑造,让他拥有了一个坚韧无比的肉身,这种程度的天雷只配给他挠挠痒,顺便再改造下肉身而已。

????另一边,沅离情和元木以及两位美妖奴端坐在桌子的四边,谈笑风生,把酒言欢,沅离情品尝着玄冰仙果,破天慌地从戒指中也拿出一些灵果和美酒来,这要是让李成柱看到,绝对会大吃一惊,这个吝啬到了极点的老头什么时候如此大方了?

????“原来是沅前辈,久仰大名啊。”元木打着哈哈,“采夜玫瑰”沅离情的名头早就听说过,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虽然久仰了许久,也不用这样拼命的吃玄冰果吧?元木大仙心中在滴血,玄冰果自己也就百来个,被他一口一个吃掉好几个了。

????且不说李成柱在那边幸福地流着哈喇子承受着天雷的轰炸,这边元木将从碰到李成柱再到红岩台地,然后和古玲珑小影成亲,再偷摸着来到仙禁之地,解决妖灵之间的事情跟沅离情娓娓道来。

????水如烟和秦素戈虽然知道自己主人的一些事情,但是从未听过完整版本的。此刻从元木嘴中听来,也别有一翻滋味。而且由于李大老板的师傅沅离情在场,元木大仙也尽拣一些好话来说,什么李大老板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不拘一格,神武威风,杀人如麻又霸道至及的李大老板在元木口中变成救国救民,体谅苍生的英雄,这一切听得两位美妖奴脸蛋霞生,均为自己找到了这样的主人而兴奋。

????沅离情听了元木的诉说,知道元木为了照顾自己的面子将李成柱美化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里面绝大部分都是真实的。

????沅离情也没想到,曾经在自己身边整曰捣蛋的徒弟居然会有如此的经历,看他那经过了几年变的沧桑的脸,沅离情也能想到这几年他肯定确实经历了不少事情。

????这次自己卸任接引仙使,还未回到家仙劫就来了,直接又将他给送进了仙禁之地,要不是感应到了自己曾经在李成柱身上种下的追踪术的灵压,还真不知道他也偷摸着进了仙禁之地,这样说来,当时自己和秋风谈话的时候,那小子就躲在碧血戒中了?

????“这个臭小子,居然也不出来见见我。”沅离情恨恨地抿了一口灵酒,骂道。

????知道这小子胆大,没想到居然胆大到这个地步,仙禁之地是可以随便闯的吗?自己在里面可是吃足了苦头,差点没载一个大跟头,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安全地出来的,还带着两位美妖奴。

????对于李成柱居然有幸能经历极九天劫,元木大仙也提出了自己的猜测。

????沅离情心中一愣,刚才确实看到自己徒弟腰间横锁的一圈储藏戒指,当时还以为他烧包呢,没想到里面居然储藏着千百把人。这个储藏活物的法术他是怎么会的?连祖师都不会。那碧血戒指可是一位仙君送给祖师的礼物,难道是他自己开发出来的?天纵之资,天纵之资啊,沅离情心中大快,这小子曰后的成就绝对不在自己之下。这下,门派的振兴有望了,沅离情已经想象着要怎么妄骗这位捣蛋的徒弟去门派接任掌门了。

????不过这次经过极九天劫,自己徒弟的苦头是吃了不少,但是得到的收获却更大。沅离情为那戒指里原本要度劫的几位妖灵长老感到些许悲哀。以他们修炼了几千年的实力,度个劫应该不是难事,但是这却被自己的徒弟硬生生地抢夺走了,好处自然也落到自己徒弟身上去了。这样是让他们知道了,绝对要找自己徒弟拼命。沅离情也知道眼前的这两位美丽的女子是自己徒弟的妖奴,自然跟他一条心,但是依然嘱咐众人千万不要将此事透露出去,就当不知道的好。吃了这个哑巴亏,那几位妖灵长老的修为可就再也难进一步了,了不起不用度劫直接成为妖仙,但是实力却恐怕不见得有多大变化。

????这一翻谈论直到了晚上,李大老板的肉身天劫终于也度完了,期间要不是沅离情以师傅的身份打着包票,水如烟和秦素戈说不得也要过去看看,以秦素戈的实力,过去看看确实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度劫的时候还是不要有人打扰的好。

????李成柱肉身劫云一消散,秦素戈和水如烟迫不及待的飞到那边去查看自己的主人了。沅离情想喊住她们,张了几次嘴却又没好意思开口,自己的徒弟还裸着全身呢。

????果不其然,没一会,两位美丽的妖奴就红着脸蛋又跑回来了,不等她们开口,沅离情就拿出一件衣衫递了过去。水如烟满面通红地道了声谢,拉着同样羞涩不已的秦素戈飞过去替主人穿衣去了。

????两位从未给男人穿过衣的美妖奴苯手苯脚地将酣睡的李大老板扶起身来,满脸通红却又心疼不已,李成柱浑身都是血块,极九天劫的创伤让他看起来凄惨无比。

????水如烟掉着眼泪轻轻地抚摩着自己主人的胸膛,小手滑过之下,一块块血疙瘩脱落开去,露出里面如同新生婴儿般的肌肤,在月光的照耀之下,透着晶莹闪亮的光泽。二女对望一眼,皆掩饰不住心中的惊讶,手忙脚乱地为自己的主人轻轻剥去外面毁坏的那层表皮,一具姓感至及极其吸引人目光的虎躯诞生了,晶莹的皮肤,光华的质感,坚韧有力却又让人舒爽逸人,惟独跨下一片焦黑,那里,两位美妖奴都没有勇气去触摸,尤其是看到李二老板虎目狰狞,龙头微翘的模样,再联想起他送给新圣母的礼物,秦素戈身子都软了。

????原来传闻的一比一的比例不是虚构啊!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