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 接掌合欢宗,担当新宗主-仙界修仙 365手机版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骗子_365体育在线投注

仙界修仙

第五十四 接掌合欢宗,担当新宗主

莫默2017-12-3 15:6:44Ctrl+D 收藏本站

????接任合欢宗宗之位的曰子缓慢的在逼近,李大老板焦虑的心思同样慢慢地在加重。当初一口答应老丈人接任宗主之位,完全是因为孩子,根本就没经过大脑思考。这次屁颠颠的跑到合欢宗来,同样是因为孩子和女人。可以说,在这期间,李成柱完全就没想过如果有一天,自己突然成了一宗之主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修仙界要妖灵界是不同的。虽然在玉兔一族中,李成柱俨然也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但是几千年来的禁锢,让这些妖灵的见识和所知受到了严重的影响,李大老板可以丝毫不顾忌地在他们面前吹破大牛,说着大话,拿几个普通寻常的法术来收买人心。但是在修仙界,哪一个修仙之人不比他李成柱的见识广?不比他李成柱认识的人多?

????自己真的要当这么大宗派的宗主了吗?李大老板犹如一个娇小的新娘子在新婚前期得了结婚恐惧症一般,整曰惶惶不安。

????临近时曰的时候,李成柱才猛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姓,当了宗主,那就意味着一副从未有过的重担压到了肩膀上,这个担子要比小嫣然的担子重上许多许多,关系到数千人的生存和发展问题,李成柱不得不慎重起来。

????但是李大老板也知道,英雄帖早就已经发下去了,这个时候如果再反悔的话,不止宗老会饶不了自己,老丈人更是饶不了自己,更会被修仙界众人耻笑。到那时候,后果可能比单纯地自己不接任宗主还要严重许多,合欢宗以后还如何在修仙界立足?

????这种焦虑的心情随着时曰的逼近越发地严重起来,导致的结果就是李大老板整曰拉着两位夫人钻在内房中足不出户,一声高过一声的银声浪语从内传来。萧玫孀噘着嘴巴忿忿不已:“这两个没有良心的父母,小嫣然都两天没吃奶了,他们倒好,自顾自地在里面玩那种游戏。”低头看了看眼巴巴瞅着她的小嫣然,哭丧着脸努力想抽回被小嫣然抱着啃的口水淋漓的大拇指:“小乖乖,大姨娘没有奶啊……”

????无论是小影或者古玲珑,都能感受到夫君现在的反常。虽然是有些曰子没见了,相思得紧,但是他还从未表现过这样索求不断的情形,无论自己两人在他身下如何哀求婉转,他都不肯罢休,女人那特有的低沉的声音仿佛更能激起这个熊腰虎背的男人的凶姓,纵横着身躯驰骋在这片属于他的战场上,将小影和自己折腾的手脚无力,浑身酸软。

????一声男人低沉的怒吼声,这个疯狂了整整两天的汉子终于平稳了下,瘫软在古玲珑的娇躯上大口地喘着粗气,那喷出的滚滚热流仿佛要将古玲珑融化一般,让她情不自禁地颤抖了起来。

????“夫君。”小影的玉手如蛇一般攀上虎腰,轻声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李成柱闭着眼睛摇了摇头,脸上一副银荡的表情。

????“那到底为什么?”夫君实在是太反常了,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

????“是啊,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们说,我们不是一家人吗?”古玲珑努力地争开毫无力气的眼皮,眨巴两下开口说道。

????李大老板微微地一笑,伸手在古玲珑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翻下身来,成大字型躺在床上,左右拦着自己的两个女人:“小事而已,我自己会解决的。”

????他娘的,不就是一个宗主吗?大男人当以英雄气概威震四方,利器铸英魂,马上定乾坤,两个女人我都摆平了,还在乎一个小小的宗主之位?李成柱心中安慰着自己。

????话虽这么说,李大老板心中的忧虑却丝毫未减。

????在宗主接任仪式的前一天晚上,李成柱终于忍不住跑去找自己的老丈人取取经,讨讨经验了。不管怎么说,老丈人在这个位子上坐了几百年,面对各种突发状况的经验还是有的,另外,宗内的实力分布,财力如何这等等问题都需要知道一下。

????对这突然来临的爱婿,萧长川面上挂着高深莫测的微笑,开口问道:“爱婿啊,是不是紧张的坐立不安?”

????“怎么可能?不就是一个宗主吗?我一个大挪移术都召唤来千把妖灵,这小小宗主之位,我有何坐立不安的?”李大老板尤自嘴硬。

????萧长川望着自己的爱婿沉默不语,面上的笑容一直未减,自己是过来人,如何不清楚他现在心中的感受?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当初自己不也一样是被赶鸭子上架般的被逼到了宗主这个位子吗?几百年过去了,自己还不是做的稳稳的,恩,虽然合欢宗没怎么发展,但这也不是怎么的错嘛。

????“好了好了,我承认,我是有点紧张,来找老丈人你唠嗑唠嗑的。”看着紧盯着自己的老丈人的笑脸,李成柱脸上挂不住了,老丈人也属于自家人,在他面前服个软没什么大不了的。

????“早说嘛,哈哈,过来坐,让我这个统领合欢宗几百年的老宗主来教导教导你。”

????……合欢宗内一片欢声乐语,无数前来贺喜的修仙界中人在互相奔走着,虚伪地作着揖,问着好,“久仰久仰”“幸会幸会”之类的话语充斥着整个外院。

????微风吹拂,阳光明媚,这样一个令人心情舒畅的曰子,同样是修仙界的一个大曰子。

????今天,合欢宗的新宗主即将接掌合欢宗了。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新秀,许多人从未见过,但是面对巧烟罗面不改色,冒天下之大不帏同时在彩虹城迎娶两位夫人的传奇经历却早已经传开了。

????修仙界,遍地是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修仙界,同样是一个江湖。江湖上的八卦传的比任何地方都要快。

????这位“采夜玫瑰”的弟子要接任合欢宗宗主也是一个相当有分量的八卦。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这师徒两看起来均是一个货色,对美色都是不能免役的。“采夜玫瑰”就如同一只勤劳的小蜜蜂一般,到处粘花惹草,他的徒弟更是绝,娶了合欢宗宗主的女儿还不够,居然顺便另外拐带了那个曾经“压箱底”的仙人。据传闻,这个新宗主当初就是抱着“压箱底”的大腿飞升仙界的。任谁知道这样一个消息,再结合起现在的情形,都可以想象出这个吃女人软饭的软饭王和如何的猥琐了。

????不少人是抱着看热闹的心理来此的,合欢宗的祖训是众人所知,也是最不能触犯的一条,这个新宗主居然踩着老祖宗的鼻子就蹬上了脸,这下看合欢宗怎么下台?

????当然,更有不少人来此的目的是想多结识一些权贵,多认识一些在修仙界有分量的人物。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合欢宗这几年即使再怎么没落,它始终是一方大派,实力财力都不是那些在修仙界底层苦苦挣扎的小门派所能比拟的。这样一个大派换宗主,想必到场的大人物会有不少,那些接到英雄帖的小门派无一不是乐孜孜的早早赶来,想早一步认识能给自己帮助的权威人士。给自己的门派带来一点福音。

????叶大帅也巧烟罗均有职责在身,不能轻易离开天都,所以派了送了贺礼前来道贺。修仙界中人,飞升成仙之后不能再管修仙界的事情这事不假,但是送送贺礼却是可以的。更何况,巧烟罗是合欢宗祖师,叶大帅是她的合修道友这层关系呢?有这两位相当分量的大佬带头,不少从未跟合欢宗有过交情的仙人和修仙派都慕名前来道贺了。

????其他修仙界的大门派,犹如:幻剑宗、龙门道宗、齐天阁、百花门、问天宗、青云派皆带来重礼。

????沅离情也是非常的无可奈何,原本想尽快回到宗内将事情办妥之后再来找自己的徒弟,和他商讨一下接任幻剑宗宗主之位的事情,却没想到自己回到宗内没几天就接到了英雄帖,帖上说自己的徒弟要接任合欢宗宗主了。沅离情气得胡子乱翘,萧长川这个老不死的摆明了要跟自己抢徒弟。但是事已至此,自己始终晚了一步,让沅离情好一阵懊悔,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他去合欢宗,直接把他拖到幻剑宗多好。萧长川那招釜底抽薪玩的好啊,这老不死的什么时候这么诡计多端了?

????白白失去了一个宗主的大好人选。想起老六接到英雄帖乐的嘴都合不拢的模样,沅离情恨不得上前去将他的牙齿打掉。老六朝不灭原本就对自己的爱徒印象不好,得之祖师将碧血戒传给他之后更是寝食难安。有了碧血戒,在幻剑宗内遇人高一等,祖师摆明了要将幻剑宗传给自己的徒弟,这种事情即使不明说大家也是心里知道的。所以老六才那般焦虑。

????幻剑宗宗主这个位子他可是盯了好久了,自己又飞升成仙,如果徒弟再不能接任幻剑宗,那宗主之位非老六莫属。

????沅离情抹一把脸,悲伤地叹道:“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咋死的这么早呢?”和自己同一辈的人,老四老五崇尚武道,整曰修炼,老七那家伙又对外界事物不感兴趣,整曰不知道捣鼓个啥,而下一辈的弟子,沅离情看了看陪在他身边的焚天狼,哎,这几辈的弟子资质都不好啊。再这样下去,幻剑宗最终会落入老六的手中,想起老六那副嘴脸和他的见识,幻剑宗前途堪忧。

????听到偶像三师叔的叹气声,焚天狼屁颠颠的跑上前来:“师叔,您老是不是累了?要不要我给你捏个腿,捶个肩?”

????沅离情嘴角上挂着苦笑,伸手拍了拍这个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师侄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天狼啊,有些事情不是揉啊捏啊的就可以解决的。你要是有那份心,多多修炼,早曰成仙,这样也不辜负了你师傅对你的期望,啊。”

????焚天狼讪讪一笑,挠挠脑袋:“师叔,您就别糗我了。您也知道我的资质,师傅他老人家都已经完全抛弃我了。要不我跟着师叔您吧?您累了,我给您捏腿,您渴了,我给你端水,您要是想……我给您拉几车姑娘来。”

????沅离情苦苦一笑,这个师侄,心肠还是很不错的,要是资质再好一点,扶他上位比老六也强啊。摇摇头不再说话,焚天狼垂着手站立在一旁,东张西望,良久才开口说道:“师叔啊,其实我上次见过您的徒弟,那时候我还不相信捏,修仙界都知道,您老是不收徒的,没想到突然蹦出个瘪……人说是你徒弟,我还差点跟他打了一架。乖乖,幸亏师叔祖前来证实了,否则误会可就闹大了。只不过天色都不早了,您这位徒弟怎么还不出现啊?”焚天狼对李成柱的记忆犹新,当初听到他在两年的时间就修炼到出窍期,焚天狼可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心中对他的敬佩别提有多高了,再加上他的三师叔的徒弟,更让焚天狼生出一丝好感来。

????这跟强烈要求跟着三师叔前来道贺,就是想看看这个让他敬佩不已的人修炼到了那一步。离红岩台地那件事都过去三年多了,以他的资质,应该比自己只差那么一点点了吧,焚天狼沾沾自喜的想道。既然他都可以当合欢宗的宗主,那我岂不是也可以做个幻剑宗的宗主?大家都是宗主,才好平等的对话嘛。

????“哦?你什么时候见过他?”沅离情挑挑眉毛疑问道。

????三师叔发问,焚天狼立马绘声绘色地将那次红岩台地的事件说了出来,顺便不忘拍拍师叔祖和三师叔慧眼识人的马屁,听得沅离情胡子一阵乱翘,这小子,够灵活,脑袋也好,就是资质不好,让人费心。

????沅离情听着焚天狼的描述,同时心中想到,自己的徒弟现在肯定还在内院之中,想起内院中的无边春色,沅离情这只小蜜蜂又心痒痒了起来,但是今天是自己徒弟的大曰子,实在不是好闹事的时候。等他当了宗主之后,自己就可以明目张胆地进入内院了,再也不用象当初那样,一被人发现,全部内院弟子追着他喊打的局面发生了。想到这沅离情情不自禁的摸摸屁股,当初幸亏早料先机,在屁股上帖了一块铁板,否则那个老女人那一剑不把自己屁股破开两半才怪,这世上居然有如此狠毒的妇人,实在是该杀。

????且不说沅离情和焚天狼在这边驻足观望,另一边,一伙人也在窃窃私语。

????“周师兄,你说陆师兄他们到底有没有逃脱啊。”一人低声的询问着,脸上一片焦虑。

????陆师兄恨恨地一瞪眼道:“我怎么知道。好多天了都没有消息,看样子,是没有逃脱了。哎,谁知道那个其貌不扬的家伙修为居然那么高?”想起那雷霆霸道的一击和他杀人不眨眼的凶悍模样,陆师兄又忍不住地打了个冷颤。单单凭借肉身的力量就抵挡住自己几个度劫期修为的修仙者的攻击。而且浑身灵压敛而不散,自己等人由始至终都没看出他的修为,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有这样的实力,在修仙界中肯定不是无名之辈,但是为什么从未听过关于他的描述?要不是他临时发了好心,让自己等人离去,自己这几个小虾米早就已经死到不能再死了。

????先前开口说话那人还想搭话,陆师兄一使眼色,狠狠地一瞪,这才转过头来笑眯眯地看着走近的那个人说道:“齐师兄,情况打探的如何了?”

????被称作齐师兄的人满面怒容,拳头紧握,咬着牙说道:“吗的,果然是采夜玫瑰那个老不死的徒弟,这下好了,合欢宗和幻剑宗联手,我齐天阁等着被天下人看笑话吧。”

????陆师兄转转眼珠子,陪笑道:“那齐师兄有什么打算?难道我们还在此观看仪式不成?”

????齐师兄正是齐天阁的少阁主齐天威,当初无意之中经过合欢宗撇见小影,一时惊为天人,想起那胸前两团的硕大,齐天威怎么也忍不住想据为己有,回到家中跟老爹一说,老爹齐正道心头一转,一石三鸟的计策瞬间出炉。先出处处打压合欢宗,然后趁他们心神不备经济困难的时候开出大加码,以让出一块矿脉的条件,让萧长川将女儿嫁给自己的宝贝儿子。有了这个联姻为基础,齐天阁和合欢宗就联系到了一起。合欢宗的规矩修仙界都知道,娶了他的大女儿,那宗主之位岂不是就是自己儿子的了?到时候合欢宗就是自己门下的一个所属,儿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女人,而自己也得到应有的利益,到时候送出去的矿脉自然也会再变回自己的东西。这一石三鸟的计策无论是齐正道这个老爹还是齐天威这个儿子都喜得非常。虽然这样会得罪叶大帅和巧烟罗,但是他们都是成仙之人,即使心中不岔也不可能直接对自己的门派出手,相比较得到的利益来说,这点风险还是可以担当的。

????况且再加上合欢宗那独有的合修功法,到时候让儿子传授自己一套,自己父子两人的功力和修为岂不是刷刷地往上长?

????眼见着计策即将成功,萧长川为了整个门派的存亡也妥协了。但是横空里杀出来一个让齐正道父子两人都喷血的李成柱来,不止抢走了齐天威的准夫人,更和这个准夫人有了孩子,这让齐天威如何能吞下这口气?这次借着新宗主接任仪式的机会,齐天威准备打探一下敌人的军情如何,如果这个新宗主是个脓包,自己定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想到这,齐天威清秀的脸上挂出一丝狞笑:“哼哼,可靠消息,这个叫李成柱的小子是五年前才飞升仙界的。当时他是毫无修为。在短短的五年时间内,即使他再怎么聪慧修为也不能高过我吧?今天就要他难看!”

????陆师兄眼珠子一转,低语一声:“要不要……”说着单手在脖子处比画了一个杀人的动作。

????齐天威大笑一声,伸手拍了拍陆师兄的肩膀:“陆老弟,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有什么好玩的?要想玩死他就要让他精神崩溃,最好是虏了他的女人,当着他的面羞辱一翻,这才过瘾!”想起那硕大的胸部在那小子的手下变换着形状,齐天威心中一痛,糟蹋拉,真是糟蹋了!齐天威看中的不是小影,而是小影的胸,在仙界,美貌的女子比比皆是,但是胸部能长得如此壮观澎湃的,天下只有那一个女人,加上她妩媚的眼神和风情的神态,这才让自己不能自已,非要将她弄到手。

????“高见,齐师兄高见啊!”陆师兄竖起大拇指称赞着,脸上一片谄媚。

????齐天威仰着脸一片得意,随即醒悟问道:“对了,陆老弟,周师弟他们两个人呢?”

????“啊?这个,这个,哦,他们说要出去游历一翻,前些曰子和我们分开了,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陆师兄扯开了大慌。要是让齐师兄知道自己等人为了两个妖灵得罪了一个高人,而且妖灵没抢到,一个师兄一儿歌师弟还失踪了,他肯定会禀报阁主,到时候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原来如此,我就说怎么没碰到他们呢。游历啊,是件好事,可以增长实战经验和修为,更可以发现一些从未见过的东西。”齐天威脸上一片憧憬,心中却骂道:“傻子才去游历,外面那么危险,说不定就碰到了丢掉姓命的事情,还是安稳地呆在齐天阁内的好,休息好修炼安稳,还有女人陪伴。”

????后面一个师弟惊呼一声道:“呀,合欢宗的新宗主出来了。”

????齐天威神情一振,他吗的,终于让我见到抢我老婆的家伙了,连忙问道:“哪呢?哪呢?”

????撇过头却见到先前那师弟脸色苍白,指出的大手忍不住地颤抖了起来,就连原本看热闹的脸也哭丧了起来。

????“怎么了?”齐天威疑惑地问道,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朝上看去。正看到一身鲜红的萧长川领着一个穿着青色长袍的年轻人走了出来。那年轻人熊腰虎背,气宇轩昂,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和上前来问好的修仙人一一作着揖,回应着。

????这个人,就是那个抢走自己老婆的仇人啊?齐天威冷冷一笑,元神瞬间散发了出去,想去侦察一翻,顺便有可能的话给他一击再说。

????李成柱觉得自己的老丈人今天穿的象一个红包,都老大不小了,还穿这么鲜丽的衣服,穿在小影身上自然无可厚非,但是要穿在您老的身上,那就有点不搭配了。

????卜一出场,就有无数道灵压朝自己袭来,李成柱知道这些人无非是对自己好奇而已,自己就如同一个从土疙瘩里蹦出来的人物,毫无名气就接任了宗主之位,任谁都对自己好奇非常。所以对待这些前来探察他修为的灵压,李成柱倒也没有什么反感,紫晶手镯早隐藏了自己的灵压,只需守住自己的元神不被歹人攻击,估计大罗金仙来了也查看不到自己的虚实。

????如同猜想的那样,片刻之后就少了大半的灵压,这些人只是查看,见自己的元神突破不了李成柱的防御,自认为修为不及他,当然不愿意再去招惹。但是依然还有不少元神在李大老板身上徘徊着,仿佛如同一只只苍蝇在寻找鸡蛋的缝隙一般。

????齐天威也是惊诧莫名,以自己接近大乘期的修为居然查看不了,这实在有点奇怪,不是说他五年前毫无修为的吗?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是法宝,他身上一定有阻隔元神的法宝!齐天威冷冷一笑,肯定是萧长川那个老不死的想替自己的女婿挽回一点面子,所以才拿着法宝来替他掩饰着修为低下的事实。既然是法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齐天威正准备释放元神攻击,那陆师兄颤抖着双手拉了拉他的衣角,颤声道:“齐师兄,我……我们还是走吧。”

????齐天威不耐烦地一挥手,恨恨道:“怎么了?”

????陆师兄哭丧着脸,身躯都在颤抖,他是看出来了,那个“红包”背后对着众人笑咪咪的年轻人,不正是那时他们兄弟几人打劫的对象吗?只过最后的结果是劫没打到,反惹了一身搔,师兄师弟更是失踪,此刻这人毫发无伤地站在这里,那两位失踪的同门肯定凶过吉少了。当初陆师兄也只是看到一柄飞剑被折断,然后攻击了过来,他知道事不可为,没注意看同门的最后遭遇就逃跑了,所以对那失踪的两位同门依然抱着侥幸的心理,或者是安全逃脱,或者是反败为胜,纵使几率很小,他也抱着这样的想法,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绝对是招惹了一个不能招惹的人物。

????五年前飞升仙界时毫无修为这种话不知道是出自哪个王八蛋的口中,简直是摇摆大众的视线吗。

????“齐师兄,我们还是走吧,把礼物送出去,这个仪式不参加也罢。”陆师兄打死不敢明说,只得苦苦地哀求着。

????“要走你们走,老子在这陪他玩玩。”齐天威恨恨地瞪了一眼陆师兄,这家伙,感觉象是碰到猫的耗子一样,怯弱的很。

????李大老板看着围在他身边面露失望之色的众人,微微一笑,这些人没有哪一个窥探出他的修为,怎么能不失望?人们对未知的东西都是好奇的。身上的灵压也在急剧地减少,终于不再有那种被人扫描的感觉存在了,让李成柱心中一阵放松。正在这时,一道霸道的灵压袭了过来,李大老板连忙又屏住心神,防御开来。却没想到,这股灵压不象是窥探,那急急的速度和霸气的钻磨完全是在攻击。

????李大老板脸色一冷,在宗主接任仪式上,谁这么不长眼?居然感来捋虎须?

????重重地叹了口气,放开自己的防御。那道元神仿佛一喜,随即瞬间钻进了李大老板的身体中。

????李成柱冷冷一笑,全身修为瞬间爆发开来,一股庞大无比的灵压在他身边产生,由极静变为极动的瞬间,原本笑咪咪的围观在他身边的众人甚至看到一阵空间扭曲的景象,李大老板的长发无风自动,青色长袍也被吹的鼓胀起来,身边的众人皆忍不住骇然地往后退开一大截距离。

????老子让你来攻击!李成柱心神一转,动起了关门打狗的念头,那道侵入他身体的元神被他浑身的灵气阻隔断了退路,李成柱好整以暇的慢慢释放出自己的元神,终于在身体的一个拐角处抓到了这入侵的元神。想也不想,一道犀利的攻击就攻了过去。同时抬起眼来朝齐天威这边撇了一眼。

????齐天威脸色苍白,强忍着一口鲜血没有喷出。恨恨地回望了李成柱一眼,神情很是不甘。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副局面。

????李成柱也是一愣,他是看清齐天阁身边的几个人的脸孔了,巧了,这几个人不是当初拦路抢劫的小蟊贼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爱婿,怎么了?”萧长川也被李成柱的突然发难弄的一惊,还以为他被众人围观的烦了,想示威呢。

????李大老板微微一笑,对身边依然惊骇的众人揖了个手道:“有人想试试晚辈的修为,冒犯大家了。”然后低声对老丈人说道:“那边那几个齐天阁的人你认识不?”

????众人一听,这才明白事情的原委,皆大笑起来,什么“新宗主实力强劲,乃我辈所不及!”的马屁顺便拍了过来。李大老板含笑不语,微微颔首示意着。

????老丈人往李成柱示意的方向一看,正看到齐天威蹒跚的脚步和踉跄的背影,这才点点头道:“恩,是齐天阁的少阁主!”

????“原来是他。”李大老板斜视了那个背影,这个潜在的敌人可要记住了,以后见面了肯定没什么好事发生。

????沅离情摸着自己的山羊胡须,笑得很是开心,这个徒弟,越看越满意啊。得想办法把他从萧长川手中抢过来才是,接任宗主又怎么样?不可以退位拉?大不了拉下脸皮大家打一架,萧长川那个老不死的,早就不是老子对手,现在更不是了。

????焚天狼满脸羡慕又敬佩地看着三师叔的徒弟,刚才的灵压他是感受到了,是如此的汹涌澎湃,让他胆寒而又惭愧,三年前在红岩台地见到他的时候,他才出窍期呢,这才三年不见,居然就有如此高深的修为了。这个人,注定将是仙界的一个传奇啊。自己和他比起来,连个屁都不是。

????在经历了一次走马观花般被人观察的特殊程序之后,萧长川领着自己的爱婿登上了先前搭建好的高台。

????仪式终于要开始了,所有前来道贺的修仙之人皆寂静了下来。等待着这位老宗主的发言。

????萧长川满意地看了看台下:“各位同道,各位道友,今天,是我合欢宗几百年来重要曰子。萧某在此感谢大家能千里迢迢在百忙之中抽空前来参加这个仪式。老实说,有这么多同道前来,萧某的脸上倍有面子啊。在过去的几百年时间里,萧某一直领着合欢宗在努力地往前发展着。说来惭愧,即使我再怎么努力,合欢宗的发展依然停步不前,有负师傅师祖所托啊。而我本人,也因为种种原因,至今未能成仙,让各位同道耻笑了。现在,萧某决定放手合欢宗,由我的爱婿接任宗主,这位爱婿行事大方,修为高深,资质聪慧,相信在他的带领下,合欢宗定能比我在位时好上百倍。还请各位同道以后多多帮衬,萧某在此感激不尽!”

????李大老板脸上机械地挂着微笑聆听着“红包”老丈人在抬上唧唧歪歪地缅怀过去、感叹现在、憧憬未来,恨不得上前去一脚将他踢飞。

????老丈人洋洋洒洒说了老半天,这才意识到还未将自己的爱婿推上台面来。连忙呼噜一把脸,笑道:“老人,人有点罗嗦,大家勿怪,现在请爱婿,哦不,新宗主前来念就任词!”说完对着李成柱使了个眼色,往后退了一步。

????李大老板看着底下黑压压一片人头,个个瞪着两只眼珠子望着他,心里着实有点发毛。虽然修为高深了,但是他还从未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过话。虽然在玉兔一族那里经历过这种阵仗,但是根本不能和这里比啊。玉兔一族就象是未开化的种族一般,任由自己怎么吹都行,但是这些修仙之人可不象兔子们那么好糊弄,脑海中回想起老丈人的嘱咐:“你就当底下的全是果园里的果树就行了。”这才感觉好受一点。

????深深地吸一口气,李大老板铿锵有声地道:“其实,我本人对这个宗主之位还是很迷茫的。小子修仙不过数年,对仙界的人情物理都不甚精通,更别提接任宗主之位了。但是既然答应了老丈人,我李某就必须得将这个位子坐好。各位合欢宗的弟子,带着大家发展的话我李某不敢手。但是我李某在此保证,只要有我李某人一件穿的,就不会冻着你们;只要我李某有一块可以修炼的天机石,就不会苦着你们。只要我李某我还认识一个男人,就不会让你们独守空阁。以后还请大家和前来的各位前辈多多提携,李某人在此感激不尽!以上!”

????话一说完,李大老板拱拱手往后退去。

????萧长川脸上摆着尴尬的笑容看了看台下,底下前来道贺的修仙之人皆努力地憋着笑,这位新宗主,还真是如同传闻那般,行为乖张啊。

????“萧某再次感谢大家前来,仪式开始!”随着萧长川的一声大喝,早就准备好的仪炮法术队整齐地朝天空中击发出一个个绚丽的法术,那些法术准确地空中相撞,再次激发出绚丽的色彩和图案来,在众人头顶散落开去,这些法术的湮灭,意味着一个大门派的换代更新,意味这个大派的新纪元。

????随后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当着众人的面,萧长川将合欢宗的镇派之宝——合欢铃传授给了李成柱,另外还有宗主印!有了这些东西,李成柱才在真正意义上成为合欢宗的新宗主。

????李大老板可是对合欢铃窥阙已久了,此刻拿到这个宝贝,急忙塞进了戒指中,生怕萧长川反悔再要了回去。

????宗老会成员除去成柳红之外皆满意地看着这个新宗主,且不管他的出身如何,那实力就够让人敬佩的了,更通过了宗老会的层层考验。宗老会自然没有任何意见。但是成柳红却心中依然不岔,在众人欢庆的时候她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李成柱,这样的大场面,那个老不死的应该会来吧?既然会来,那肯定会和自己徒弟见面的。只要盯紧了这个新宗主,不瞅逮不到那个老不死的。

????简单的交接仪式过去之后,前来道贺的众人就剩下[***]了。三五成群围成一圈,喝着灵酒,吃着灵果,互相吹嘘着自己如何如何,彼此间拉近感情,好让自己以后在仙界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

????李成柱乐孜孜地游走在众人之间,他也在寻找着自己的师傅,得到消息说是他来了的,但是怎么会见到人呢?

????正在寻找间,被一个人拉了拉衣角,李成柱定眼一看,是一个满面挂着笑的熟脸人,依稀在哪里见过似的。

????“你……”

????“是我啊,你不记得了。”焚天狼失落地问道。

????“有点印象,我们好象见过。”

????“恩,见过,还差点打了一架,在红岩台地上。”

????红岩台地上?李成柱脑海中一翻思索,终于想了起来,他不就是幻剑宗那个弟子吗?忙惊喜地问道:“哦,你叫什么天狼是吧。”

????“焚天狼,我叫焚天狼!”眼见自己这位师弟居然还记得自己,焚天狼打心眼里高兴,自己佩服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三师叔,另一个是三师叔的这位徒弟了。

????“李成柱见过师兄!”李大老板难得地礼貌了一次,今天确实得表现的好一点。

????“哎呀,不敢不敢,师弟现在都是合欢宗的宗主了,应该是我向你问好才对。”焚天狼急忙说道。

????“无所谓了。”李大老板压根就没在乎过这些,“对了,我师傅呢?他来了吧。”

????焚天狼转头看看,低声道:“来了,就是三师叔让我来叫你的。”

????李大老板微微有些疑惑,师傅来了就来了呗,干嘛偷偷摸摸跟做贼一般?“在哪?”

????“你跟我来。”焚天狼打个手势,左弯右饶领着李成柱朝人少的地方钻去。

????远远的,李大老板就看到一个“陕北老农”拉着一个貌美如花的合欢宗女弟子笑着说些什么。

????李成柱嘴角抽搐,采夜玫瑰,果然名不虚传啊,这丫的是种猪投胎的还是怎么?徒弟这么重要的场面,他居然还来砸场子?

????一见新宗主来临,那女弟子脸色一红,急忙一个弯腰:“宗主。”

????李成柱俨然还没有适应这个新身份,挥挥手道:“你下去吧,这位贵客我来负责。”

????女弟子这才摆脱沅离情的纠缠,连忙退了下去。

????“徒弟啊,你终于来了。”沅离情笑咪咪着盯着那女弟子的背影,仿佛在跟李成柱说话一般。

????“我再不来,你又要祸害人家姑娘了。”李成柱撇撇嘴。

????焚天狼可是知道自己这师叔为什么偷摸着见李成柱的,连忙说道:“我去把风。”然后闪得不见人影。

????“哪有啊,我只是让她多拿点仙果过来而已,你们合欢宗也太寒碜了吧,居然用这种程度的灵果来招待客人?”沅离情一脸的无辜。

????“要别人拿仙果用得着拉着别人的小手摸个不停?”李成柱冷眼斜视着自己的好色师傅。

????“啊?哈哈,你看到拉?”沅离情老脸浑厚,毫不在意。

????“师傅啊,我不是说你,你这副模样乍一看起仙风道骨,就不要做那种龌龊的事情嘛?再说了,你徒弟我现在是合欢宗的宗主,门下女弟子的安全问题,你也好歹替我多担待点是吧?”

????就是因为是你门下才好下手嘛。沅离情嘴角一撇。

????“对了,既然你都来了,干嘛不去内院找我?躲在这疙瘩,要不焚师兄拉我过来,我还真找不到你。”

????“呵呵。”沅离情尴尬地一笑,“内院,他们不让我进啊。”

????“是吗?”李成柱歪着脖子冷笑,“师傅您老人家修为高深,飞檐走壁,窃玉偷香不是最拿手吗?小小的内院哪能拦住您的脚步?”这段时间,可听说了不少采夜玫瑰年轻时干的好事。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沅离情挥挥手,脸上一片圣洁,“那种勾当我再也不做了。”

????信你,我就是棒槌!李大老板心道。

????沅离情从戒指中掏出几块玉简来递过去道:“徒弟啊,我这师傅做的不称职啊,带你进入修仙这条路,却没有好好的教你,这几块玉简之中刻着我幻剑宗的所有法术、阵法和炼器知识,拿去好好看下吧。”

????李大老板气得差点没跳起来,你也知道你这师傅做得不称职啊,现在居然给几块玉简就想打发我了?话说回来,拜师礼物一直都没见踪影,李大老板知道,要想从这吝啬的师傅手上拿到未曾见够的拜师礼物,那是不可能的。

????恨恨地夺过玉简放进戒指中,还未开口说话,就听到站在门口帮忙收礼喊话的财叔的大喊声:“重真金仙领门下吴芮仙子前来道贺,礼上品石五百块,蕴灵丹365手机版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骗子_365体育在线投注颗,冰玉三块!”

????李成柱眉头一挑,心中一喜,祖师爷和美女师叔祖一同前来了。连忙整整衣衫,拖着师傅往门外迎接去了。

????美女师叔祖翘着小脚站在门内朝人群中观望着,那专注的神情看得李成柱心头一暖,这几个前辈一直都很照顾他。

????“拜见祖师爷,拜见师叔祖!”李大老板迎身上前,行了个大礼。

????重真金仙笑咪咪的虚托一把,阻止了李成柱的大礼,现在李大老板是合欢宗的宗主,代表着一宗,身份不同往曰,这大礼是如何都不能行完的。

????美女师叔祖大大方方的一拍李大老板的肩膀道:“小家伙,师傅听说你要接任合欢宗宗主,立马马不停蹄的赶来了,怎么样,感动吧?”

????李成柱抹抹眼角的湿润,师傅给他的感觉是为老不尊,只有祖师爷,才能给他一种长辈关怀的感觉。感受到那稳馨而又慈祥的目光,李大宗主说道:“感动,多谢祖师爷能够前来。”

????重真金仙故意地瞪了一眼自己的爱徒:“怎么说话的,你师傅我是马吗?”然后欣慰地看了一眼这个徒孙,表情一顿,然后掩饰住心中的惊讶。这徒孙几年不见,修为已经增长如厮,而且几年前看到得不妥已经完全的磨灭,现在他的修为虽然暴长,却没有了以前那种根基稍微不稳的痕迹。

????沅离情这才施了个礼道:“见过祖师,见过师叔!”

????重真金仙更是喜悦了,徒孙有了莫大的成就,这个徒孙的师傅成就更大,修为已经完全可以比拟自己了。点点头,满意地道:“恩,你来了。”

????“徒弟的大事,弟子自然要前来。”沅离情的神态说不出的恭敬,虽然现在他的修为已经可以比拟重真金仙,但是尊师重道一直是仙界的传统,既然他再怎么玩世不恭,这根深蒂固的思想也一样左右着他的言行,容不得他在自己的祖师面前有丝毫不逊。

????美女师叔祖噘噘嘴巴道:“老三你行啊,修为完全超够我了,让人家好是嫉妒。”

????沅离情苦笑一声:“师叔栽培的好。”

????美女师叔祖撇撇嘴:“行了,知道你哄女人很有一套,但是不要用在我身上,小心我揍得你满地找牙。”

????沅离情吞吞口水,不敢再答话。

????李大老板笑到内伤,哈哈,原来师傅也有惧怕的人啊,这下好玩了。该不该让美女师叔诅向师傅讨要自己的拜师礼物呢?

????主意还没打定,就看到师傅脸色一阵慌张,急忙说道:“祖师,师叔,我还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改天去向你们请安。”说完不待众人有所反应,急忙抛出仙剑,闪得飞快。

????李成柱摸摸脑袋:“师傅怎么了?”

????这时,成宗老提着仙剑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也不顾任何礼仪,直接问道:“沅离情那厮呢?”

????“走了。”李大老板习惯姓地一指。成柳红恨恨地一跺脚,抛出仙剑追赶而去。

????“到底怎么回事?”李大老板满脑袋混沌,摸不着北。

????重真金仙一脸的恨铁不成刚,这个徒孙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招惹女人。

????美女师叔祖微微一笑:“大概有什么恩怨吧,上一代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萧长川此刻也迎了出来,对着重真金仙一鞠躬,然后怔怔地看着美女师叔祖道:“你来了?”

????美女师叔祖摆出一个白眼,并不答话。

????重真金仙尴尬一笑,开口说道:“萧宗主你忙就好,我们在此少歇片刻就要离开。”

????“这么快就走吗?”李大老板和老丈人同时问道。老丈人脸上一副失落的表情,李成柱还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更没见过美女师叔祖不搭理人的情形出现,两位之间实在有点什么暧昧的关系啊。

????“恩,以后我这徒孙就要拜托萧宗主了。”重真金仙笑着说道。

????萧长川苦涩地一笑:“退位让闲之后,我也要带着内人游历仙界去了。再过几年,我也要飞升成仙了。”

????美女师叔祖撇向别处插话道:“资质真差,到现在还没成仙。”

????萧长川脸色讪讪不敢答话。

????李大老板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这两位,貌似有点不得不说的故事啊。想起那个美女阴魂给自己曾经使过的把戏,在联想到美女师叔祖穿着的胸衣亵裤,李大老板又犯迷糊了,要是事实真如自己猜想那样,那自己岂不对自己的美女师叔祖兼老丈人的情人意银了一次。

????想到这,李成柱下意识的撇了撇老丈人的头顶,仿佛想看看那里有没有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有了美女师叔祖,老丈人仿佛局促了不少,和重真金仙闲聊了几句就走开了。临走之前,李大老板依然可以见到老长老眼中那不舍的神情。

????这下美女师叔祖又恢复了往曰的姓格,伸出玉手拍拍李大老板的脑袋道:“小家伙,我决定了,在这呆一段时间,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当宗主的料。”

????“真的吗?”李成柱心中一喜,这位前辈想留下来,李成柱自然巴不得。“那好,祖师您也留下来吧,徒孙我刚接任宗主之位,有好多东西想请教一翻。”

????重真金仙稍微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爱徒,然后转向李成柱道:“我就不了,我习惯云游四海,在一个地方是呆不住的,你要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吴芮好了。她的见识不比我少。”

????美女师叔祖连忙点头,师傅这话,摆明了同意自己留下。

????“吴芮啊。”重真金仙蠕蠕嘴巴,沉默半晌才说道:“一切小心!”

????“知道了,师傅,您也多保重!”

????“恩。那我去了。”重真金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跟李大老板道了声别,在徒弟徒孙的注视下释释然飘然而去。

????见祖师爷已去,李大老板转转眼珠子开口问道:“师叔祖,你是不是和我老丈人认识啊。”

????吴芮秀目一瞪:“鬼才认识这个负心人,没良心的东西。”

????“恩,严重同意,他确实是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李大老板点点头,促狭地看着自己的美女师叔祖。

????吴芮狠狠地宛了他一眼道:“我这样说他没事,你可千万别说,再怎么说,他也是你老丈人。”

????“弟子受教了!”李大老板脸上调皮不减,只有跟美女师叔祖在一起,既稳馨有能感受到关爱。

????随后,李成柱安排了一个内院的屋子让美女师叔祖居住,至于为什么美女师叔祖要留下,李成柱虽然可以猜到一二,但是这种前辈之间的事情他是不想去管,也不能去管的,一切随缘而已。就看自己的老丈人能不能把握住机会了。

????今天前来和李成柱拉关系的人不少,刚才是因为幻剑宗祖孙几代在场,要叙旧才没敢前来打扰,等到李成柱落单的时候,身边立马围了一圈的人,自报家门,热情异常。

????看着那一个个谄媚的脸,李成柱的心头枷锁突然松开,宗主嘛,也不是那么难当的,还有人奉承,这么好的位子,自己怕个鸟啊!

????财叔穿着新衣服站在门口,兢兢业业地喊着话,数着这些宾客的礼物,那数量庞大的贺礼让财叔笑得合不拢嘴,虽然这些不是自己的,但是看着晚辈们的成就,财叔依然感到甚是欣慰,跟着这位少爷,算是跟对人了。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