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六章 血光之灾,祸起东南-仙界修仙 365手机版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骗子_365体育在线投注

仙界修仙

第一百零六章 血光之灾,祸起东南

莫默2017-12-3 15:8:21Ctrl+D 收藏本站

????由于是第一次进入师门,而且李成柱早先也放出话来,是以个人的名义来到幻剑宗,自然不能摆出合欢宗宗主的派头。以往拜师所需的繁文缛节虽然不必再执行,但是沐浴更衣,净手上香这道程序却是必须走的。

????因为要体现修仙界大门派的名头,每一个第一次进入师门的弟子都要在门中长生牌下三跪九叩。

????修仙之人,跳出轮回之外,身不染杂尘,沐浴更衣仅仅是象征姓的动作。李大老板好几年没洗过澡了,也根本不用洗澡,乍一进入温暖的浴盆,倒有些新鲜而且怀恋的感觉。怀恋以往在地球上的曰子。

????这一澡足足洗了有一个多小时,差点让李成柱在浴盆中睡着了。

????待到更完衣走出来的时候,美女师叔祖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小兔崽子,不知道外面这么多人在等他吗?

????六师叔冷冷地哼了一声,嘴角上挂着邪笑。其余几个师叔闭着眼睛,俨然已经入定的状态。

????“哎呀,不好意思,劳烦几位久等了。”李成柱尴尬地笑道。

????采夜玫瑰挑挑眉头:“无妨,洗得时间长才能体现对祖师的尊重。”

????美女师叔祖撇撇嘴,当初没看你洗这么长时间?跳进浴盆里就爬了出来,就跟跳到油锅里似的。

????长生牌上,首先一列刻着幻剑宗祖师爷重真金仙的大名。当然,重真金仙并未仙逝,这也仅仅是体现门下弟子对他的尊重而已。每一个门派都是如此,就连合欢宗也是。其次按辈分排下来,全部是已经仙逝的幻剑宗长辈的名讳。

????李大老板整整衣袖,满面肃容,走到长生牌下。

????采夜玫瑰也没有了以往玩世不恭的模样,一脸的严谨,高声喊道:“弟子行礼!”

????李成柱一摆双手,轰然跪下,对着长生牌恭敬地叩了一个响头。

????按规矩来说,采夜玫瑰身为李成柱的师傅,自然得担当着指引弟子行礼的任务,而李成柱也只需在师傅的指引下行完三跪九叩的大礼便成。

????这端庄而严谨的入师仪式在李大老板刚磕下第一个响头的时候发生了异变。

????仿佛在配合着李成柱的脑袋砸响地面的响声,“轰隆隆”一声巨响从地底传来。呆在长生殿的众人脸色一变,好在众位长老修为皆不弱,连忙摇摆着身躯稳定住自己的身行。长生殿内是不允许任何人使用灵气的。这一下,各位师叔扭起了壮观的八字舞。

????“轰隆隆”宛若一条巨龙从地底冲击着长生殿,被幻剑宗视为禁地的长生殿竟然遥遥欲坠起来,地面起伏不定,仿佛大海般波澜壮阔。

????美女师叔祖犹如蝴蝶穿花一般飘动着娇躯,兀自想稳定下自己的身体,但是惨白的脸色也显现出她对这突发事件的迷茫。

????李大老板矮着虎躯,在场众人中只有他一个跪在地上,对付这样的情况无疑占了大便宜,撇着脑袋欣赏着众人的舞蹈。

????幻剑宗五大长老加上美女师叔祖的集体八字舞,观感那是岗岗的。

????蓦然,李成柱的脸色变了,涨红着老脸仿佛想强行压下一个要放出来臭屁一般,连虎躯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七师叔面色一凛,稍微有些惊诧地看了看着师侄。

????“怎么回事?”采夜玫瑰修为最高,最先冷静下来,元神往地底一探,却未发现任何异常,只感觉到一股股强大的冲击波冲击着长生殿。这种冲击波就象是凭空出现的一般,没有任何的征兆。

????“退出去,长生殿要塌了。”美女师叔祖当先一步,摇摆着娇躯将长生牌抱进怀抱中,发出指令。

????几位长老一听,再也顾不得许多,急忙夺门而逃。在这里面不能动用一点灵气,长生殿若是真塌了下来,那绝对让自己等人狼狈的很。

????采夜玫瑰一把拖起依然跪在地上的李成柱,暴喝一声:“走!”

????直到众人来到了殿外,“轰隆”之声依然不绝于耳。

????美女师叔祖惊魂不定地望着眼前摇摆的长生殿,紧簇着眉头。修仙之人是不会在乎任何事的,就算生死也早已置之度外,但是对待自己师门重地,却异常重视,更何况,这是幻剑宗的长生殿!

????六师叔瞪大着眼睛,满面疑惑地问道:“怎么会这样?”

????话刚一说完,响声已经消去,长生殿所立之处再次恢复了平静。六师叔迷茫了,出现这种异况,或者说是天兆,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长生牌上的先灵们经受不起自己看不起的这个师侄的一拜!

????天拉,他该不会是什么大人物转世重修的吧?难道是上任先帝?六师叔额头上冷汗泠泠。悄悄撇了一眼自己的师侄,正看见他满头大汗,脸红的跟涂了血似得,青筋暴出,无意中撒发出来的灵压让自己的脚都深入了地面三分。

????“师侄,你没什么事吧?”六师叔的语气都客气了许多。

????“没……事!”李大老板咬着牙,苦苦支撑,看上去象极了屎到肛门处却没找到茅坑的模样。

????几位长老终于注意到这个新来的师侄的异常状况,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和朝不灭同样的想法,却不敢相信。

????美女师叔祖担忧地问道:“柱子,你要真有什么事就说出来。”

????“没,估计……洗澡冻坏肚子了。”李大老板的话语断断续续,“容我先解决一下。”话一完说,撒退就跑。

????美女师叔祖和采夜玫瑰对望一眼,看出彼此的疑惑,修仙之人能冻坏肚子,这不是扯淡吗?

????无论如何,李成柱的认师仪式算是彻底的被打断了。几位幻剑宗的长老也再也不提此事。虽然不明白事情的具体原由,但是他们宁愿相信长生牌上的先灵经受不起这个师侄的一拜。否则如何解释那突发的状况?

????事后几位长老也对长生殿周围十里进行过勘察,并未发现任何不妥之处,也没有任何东西能释放出那样强烈的冲击。李大老板的认师仪式便不了了之。

????话说回来,李成柱现在可是郁闷无比。

????元婴处的莫邪宝剑算是安定了下来,正准备认完师门找个机会寻宝呢。居然出现了让他惊魂不定的事情。

????在自己脑袋叩地的一瞬间,手臂上的灭神弓居然强烈地跳动了起来。那种感觉就象是要脱离李成柱的控制,破体而出一般。

????灭神弓从未出现这样的状况,李成柱一直将它隐藏的极深,自然不方便在几位师叔的面前让它露面。所以才涨红着脸和它打起了拉锯战。

????李大老板坐在离幻剑宗十里地的一处土坡上,撇头望了一眼安稳地呆在肩膀上的小东西。任何宝物的存在都不可能瞒得过寻宝鼠的感觉。但是刚才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灭神弓蠢蠢欲动?

????幻剑宗有古怪啊。李成柱微微叹了一口气,释放出莫邪宝剑。

????短小而扁平的剑身,透明而诡异,这样一件有灵姓的法宝,却将自己引来幻剑宗,到底是什么目的?

????李大老板已经可以确定莫邪指引的地方就是幻剑宗了,自从来到这里,它就安分了许多。各种情绪虽然不断地传给李成柱,但是却透着一股期待而又害怕的情愫。

????“他吗的,被你玩死了。”李成柱摇头苦笑。

????视线突然变得飘忽不定,李成柱一个跳起,紧紧地攥住手中的莫邪宝剑,眼中充满了疑惑。

????“见鬼了。”李成柱嘀咕着,刚才的是错觉吗?

????在视线飘忽的一瞬间,李成柱竟然感觉莫邪宝剑突然从自己手上消失,在跳起之后,却又发现莫邪宝剑依然在手中。

????李成柱挠挠脑袋,怪事年年都有,今年他吗的特别多。先是莫邪宝剑带着自己来到此处,后是认师仪式上灭神弓捣乱,现在又出现错觉。

????难道是自己太累了?李成柱心中猜测,否则怎么会出现错觉?

????“吱吱!”爬在肩膀上的小东西抬起头来叫了一声,便又安稳了下去。

????有人!李成柱瞬间将莫邪宝剑收进体内,转头看看左右。

????一里之外,视线所及之处,一个飘逸的男人往这边走了过来。

????没看他动几步,已经到达了自己的面前。

????看着这个抱着酒葫芦,然后对着自己嘴巴猛灌一口,撒出的灵酒浇湿了自己的衣领都不自知的男人,李大老板笑了。

????“七师叔好。”李成柱微微躬身,这个七师叔给他不一样的感觉,很不一样的感觉。

????“恩。”齐沧海微微点头,目光中透着莫名的情绪看了看这个师侄,“坐。”说完当先在土坡上坐了下去。

????李大老板一时不知七师傅来此到底有何目的,但是出于心中的好感听言也便坐了下去。

????“七师叔你怎么来这了。”李成柱看着旁边这个猛灌酒的男人,开口问道。这还是李大老板头一次见到有修仙之人如此噬酒的。

????齐沧海擦擦嘴角,微微一笑:“来看看你解决完了没。”

????“恩?呵呵。”李成柱尴尬地挠挠脑袋,“解决完了。”李大老板模糊地答道,灭神弓现在已经安稳了,算是解决完了。

????齐沧海将手中的酒葫芦递了过来,面上挂着微笑:“喝点?可以御寒,增强体质。”

????李成柱豪爽地接过,对着大嘴灌了一口,牙一滋,吞了下去,再递还给七师叔。

????烈酒,绝对的烈酒!李成柱只觉得腹中如同火烧般疼痛,忙施展出灵气,这才堪堪化解。

????七师叔面上挂着微笑,对着嘴又灌了一口。抹抹嘴角,感叹道:“修仙之人向往天道,天道之上又有什么?”

????李大老板微皱眉头,七师叔跟自己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咂咂嘴巴搬出自己曾经看过的玄幻小说的桥段:“天道之上或许是神道。”

????七师叔有些惊诧地看了看这些师侄,点点头:“或许吧。但是那不是我能接触到的东西了。”

????看着七师叔那双沧桑的眼睛,想起七师叔的遭遇,李大老板安慰道:“世人皆为利来,皆为利往,想那么多干什么?开心就好了。或许有人羡慕我这个合欢宗宗主呢,一宗之主,门下又有许多如花似玉的女弟子,但是他们又怎能明白我的心思?当个一宗之主,远没有自由自在的逍遥快活。”

????“哦?”七师叔挑挑眉头,笑虐道:“你想走你师傅的路子?”

????李大老板连摇双手:“没那份本事。当采花贼也要有资质的,师侄我做不来。”

????“呵呵。人贵自知!”七师傅拍拍李成柱的肩膀,“你是成大事的人!”

????李成柱一脸的不好意思:“师叔你谬赞了。”

????七师叔一脸的严谨:“相信我,我不会看错的,这几百年我在研究占卜相术,观人之象便可知其人的命运,一般十拿九稳。”

????李成柱干咳两声,头几天还拿占卜相术忽悠几位夫人呢,现在轮到自己被人忽悠了。

????“那七师叔说说看,近段时间我会不会有什么奇遇呢?”李成柱好笑地问道。

????七师叔撇眼看了看李成柱,将酒葫芦往怀中一塞,异常慎重地拿出几个龟壳,嘴中叨咕着莫名的话语,然后将龟壳往地上一撒,摸着下巴仔细地观察着。

????“看出什么了?”李成柱强忍着笑意,开口问道。

????七师叔咂咂嘴,满面严肃:“恩,奇遇是有的,而且对你有莫大的帮助。小家伙,记得,不管你得到的奇遇是什么,你都必须将它用到你的修行之上。哎呀,不好,近期内你有血光之灾,祸起东南啊。”

????李大老板眼珠子一突,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啊?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