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四章 宛月的复仇-仙界修仙 365手机版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骗子_365体育在线投注

仙界修仙

第一百一十四章 宛月的复仇

莫默2017-12-3 15:8:36Ctrl+D 收藏本站

????仙界本无道路,走的人多了,路也便形成了。

????只不过,仙界的道路并不规则,九曲十八弯,或者是一望无际的齐腰深草当道,或者是一马平川的贫瘠黄土。修仙之人都有御剑飞行的本事,所以除了在门派集中地和城池的附近,整个仙界也只有少数修仙之人集中之地才能看到那种被人际踏出而行成的道路。

????李大老板这次虽然潜意识里逆反心理作祟,想看看七师叔所说的祸事道理是什么,但是美女师叔祖一再叮嘱小心再小心,硬拉着他在人群集中的地方行走。

????如此一来,行程是大大的被耽搁了下来,原本来是走直线,只需半月时间的路程,现在却被延长了一半时间以上。

????如此谨慎地行走了五曰之后,李成柱和美女师叔祖来到仙界的一个小城之地。

????“今天在这找处地方休息下吧,这几天都没好好的恢复。”李大老板宽慰着美女师叔祖,这几天实在将她的神经给绷坏了,自从李成柱将那个敌人说出来之后,吴芮的神经就一直绷的紧紧的,生怕路上突然杀出来几个修为高深的敌人来,将自己的宝贝徒孙给喀嚓了。

????“你吃不消了?”吴芮看着小城中来来往往的修仙之人,忍不住也放下提着的心,就算那人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在这对徒孙出手的。

????李成柱撇撇嘴,却点头承认:“恩,是有点吃不消。”其实他是怕美女师叔祖吃不消,这五曰来,吴芮就象一只护着孩子的老母鸡一样时刻地张着自己的膀子将李大老板罩在其下,现在她看起来神情极度的疲惫,小脸也稍微有些白皙。

????“好吧。”吴芮伸手缕一下自己的秀发,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一家客栈。

????这座小城的规模和彩虹城差不多大小,聚集在此处的修仙之人也有几百人之多。李成柱现在有着大乘前期的修为,而美女师叔祖更是仙人级别,大乘期的修仙者在修仙界已经是站在了最顶层的级别,两人的到来引起了这座城原着民的关注。

????来到客栈内,小二哥的态度热情至及,看着两人的态度也暧昧到了极点。

????李成柱想起第一次进入修仙界客栈时,那位小二跟自己说过的客栈迎客的规矩,忍不住脸上挂起了一抹微笑。

????吴芮奇怪地看着徒孙问道:“想起什么了?脸上这种表情?”

????李成柱嘿嘿一笑,转向小二问道:“老兄,你这客栈没有什么规矩吗?”

????小二一愣,随即一笑:“老兄,做我们这行的,眼光得准,有些规矩是得跟人嘱咐一下。但是两位风尘仆仆,修为高深,那些规矩自然不用我再说了。”

????美女师叔祖从未听过住客栈还有什么规矩,以前跟随着师傅游历仙界的时候都是风餐露宿,体会着原野的生活,此刻听到两人的对话,忍不住好奇地问道:“规矩,还有什么规矩?”

????李成柱压低着声音将大嘴凑到美女师叔祖的耳边,将以前听到的客栈的六条规矩一一卖弄了出来,吴芮惊讶地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眨着,半晌才点点头道:“这六条规矩倒是合情合理。只是这样一来,不是少了很多客源吗?”

????经常游走在仙界。美女师叔祖甚至见过连下品天机石都能当成宝一样珍藏的穷苦修仙者,在修仙界中,要做些小买卖的人,要么是资质不好,要么是为修行所逼,比如眼前的小二,资质可以算是中上,但是恐怕极度缺乏可以修炼用的天机石,这才被迫开家客栈来赚取。

????“哎,这有什么办法呢。”小二哥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位女客官你是不明白啊,你说,我要是接待了一个度劫期的人,万有天劫突然一来,不光我这客栈保不住,连带着城里也要遭受很大的损失,他要是在度劫的时候没挂,这还好说,一切损失由他负责,当然,这前提是那人是个是非分辨的人。若是他在度劫中给挂掉了,或者他本身就是蛮不讲理的人,你让我找谁说去?”小二的语气唏嘘不已,说得美女师叔祖连连点头。

????“这就是策略了。”李成柱斜依着柜台,挑挑眉毛,“宁少勿失。”

????“对咯,还是这位客官懂的多一点,一看就知道以前吃过不少苦。”小二眉开眼笑,“好了,二楼三房,承惠两块上品石一晚。”

????李成柱一愣,随即拍拍小二哥的肩膀,投过去一个好样的表情,从戒指中掏出一把上品石塞过去,拉着还准备理论的美女师叔祖蹬蹬蹬上楼去了。

????关上房门,吴芮噘着嘴:“他怎么也不问问,就直接给开了一间房?”

????李成柱贼笑不已,却满脸正色:“现在是非常时期,住在一起也方便照顾嘛。”

????“还说自己眼光准,我看他的眼睛被狗吃了。”美女师叔祖忿忿不已,随即剜了一眼李成柱:“你可别动什么歪心思,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继续赶路。”

????李大老板连连点头,内心却蠢蠢欲动。

????这可是好时机啊,这时候只要有一点银仙散,美女师叔祖可就任由自己所为了,到时候取点仙女之血岂是难事?李成柱后悔死没给自己留一点合欢宗密药了,都怪师傅那个大胃王。

????两人这还是经过凤凰事件后头一次单独处在一起,而且是一间屋子里,李大老板老脸浑厚,兀自不觉得有什么。倒是吴芮,进了屋子之后便专心打坐,一入夜便将屋子里的采光石打得粉碎,让李大老板连偷窥的机会都没有。

????修仙界的夜注定是不平静的,那些不打坐的修仙之人在外行走的脚步声,御剑飞行的破空声,浅笑低谈的接耳声,无一不扰乱着美女师叔祖现在并不平静的内心,让她连吸收灵气都觉得异常困难。

????李成柱席地而坐,唯一的一张床让给美女师叔祖去了。手上拿着七师叔留给自己的痰盂,把玩着。

????这个痰盂刻画着吸灵阵,材料方面李成柱却看不透彻。

????吸灵阵和聚灵阵颇为相似,但是作用却大大的不一样。

????聚灵阵是将附近零散的灵气聚集在一起,以供修仙者吸收。而吸灵阵却要霸道许多,强行地将周围的灵气吸收,并不能提供给修仙之人使用。

????李成柱不明白七师叔为什么给自己这个东西。这和自己即将要遭受的血光之灾有什么关系?

????感觉到夜中一双黑亮的眼睛正注视着自己,李成柱斜撇过脑袋,笑问:“怎么?休息好了?”

????吴芮轻轻地摇了摇头,虽然缓缓地从床上走了下来,来到李成柱身边坐下,伸手拿过那个痰盂,低着脑袋轻轻抚摩着。

????李大老板微微一笑,知道美女师叔祖心中有事,索姓从戒指中掏出一壶灵酒和两个杯子来,放在两人面前,然后斟满,自己举起一饮而尽。

????吴芮拿起放在自己面前的酒杯,同样一饮而尽。

????喝了几杯之后,吴芮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柱子,你有什么理想吗?”

????李大老板微微一楞,放下举到嘴边的酒杯,紧簇着眉头:“理想?我这人胸无大志,得过且过,从未考虑过明天。要说理想,倒是有一个。”

????“哦?说来听听。”

????“干掉那个敌人!”李成柱狠狠地将酒杯中的酒呲尽,如同在饮那人的鲜血。

????“为了你的女人吧。”美女师叔祖的语气中稍微有些醋意,这是在以前从未也不可能表现出来的,李成柱的内心稍微有些得意。

????“恩。”李大老板坦然承认,当初若不是自己有师傅给自己的三颗蕴红仙丹,当初若不是自己有木之精华,古玲珑恐怕早已不再人世。想起那一袭白衣坚定地挡在自己面前的柔弱的模样,李成柱的内心就一阵揪着似的疼痛。

????“既然你如此在乎她,为什么还要有着那么多别的女人?”美女师叔祖一直不能弃怀这个问题,这也是她迷茫在心中一个障碍。

????李成柱在黑暗中的老脸稍微有些尴尬,美女师叔祖却未看到。

????自己的四个女人中,除了古玲珑,小影是[***]自己来着,而秦素戈和水如烟却是因为妖奴之契的关系而必须和自己在一起。要说女人多,四个,虽然不算多,却也不算少。而这些更不是自己强行要求的。李大老板安慰着自己。

????“你觉得她们会幸福吗?”美女师叔祖在黑夜中的眼睛是如此的明亮,明亮到李成柱压根不敢正视。

????“大概,或许吧。”李成柱的语气很弱,小影时不时吃醋的样子漂浮在他的眼前,自己的四个女人,是幸福的吗?虽然看起来和和谐谐,但是谁又能知道她们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呢。

????“你很幸运柱子,你的几个女人虽然有时候会吃醋,但是只要有你在,她们都会感觉到无比的满足。”美女师叔祖的语气中透着无穷的羡慕。只有亲身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才会明白女人的真正想法,当初自己何不是这样?只要在那个人身边,无论那个人有多少女人,自己都不会在乎的。

????“你怎么知道的?”李大老板闻言一喜,兴奋地问道。

????美女师叔祖狡猾地一笑,“我有读心术啊,虽然祖师在你身上下了禁制,但是你的几个女人却没有,我想窥探她们的心思还不是易如反掌?”

????李大老板在黑漆漆的屋子中咕咚吞了口口水,心中冒着凉意,为自己几个女人悲哀啊,内心的想法就跟一张纸一样不设防,想想就让人胆寒。

????“而且我还知道,你的那个周姨跟你……”吴芮的醋意越来越重。

????“话不能乱说,我跟周姨可是什么都没发生的。”李成柱狡辩着,虽然看了也摸了,可是当时实在是特殊情况啊。要怪只能怪自己定力实在太差。

????“嘻嘻,我有说什么吗。”吴芮跟个狐狸精似的笑了起来。

????“师叔祖,你现在的样子好八卦!”李大老板撇撇嘴道。

????“算了,不说这个了,你想好怎么对付未知的危险了没?”吴芮适时地转移开了话题,再这样纠缠下去,怕是自己也要忍不住了。

????“我说过,我一直都是得过且过的,从不去想明天。未知的危险只有等它发生了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现在做些无用的准备,天晓得到时候能不能派上用场?”李成柱卓定的语气透着一股霸气,美女师叔祖却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他内心的想法。

????“怕是你觉得老七既然准备好了万全之策,你根本不用想了是吧?”

????女人太聪明了不是好事啊,整天戳着自己的脸皮的感觉实在让人尴尬,李成柱挠挠脑袋,接过美女师叔祖手中的痰盂,“有点这样的想法,既然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危险,想那么多有什么用?反正到时候只要有它,就可以了。”说完还砰乓地拍了几下,痰盂发出一连串闷响。

????黑暗中,美女师叔祖咯咯一笑,端起酒杯的小手一顿,俏脸冷了下来:“这个灵压好熟悉。”

????李成柱闻言赶紧释放出自己的元神,不远处,一个合体期修仙者的灵压仿佛正在窥探着,李大老板冷冷一笑:“很熟悉。”

????这个灵压不就是自己刚出合欢宗的时候碰到的那个遁逃的那家伙的灵压吗?修仙界何其之大,能在短时间内碰到他两次,没有问题也出问题了。

????李成柱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敌人到底是谁,但是可以知道的是,跟这个家伙绝对有很大的关系。虽然不明白他是怎么追踪到自己两人,一直吊在身后这么久,但是肯定是受了别人的指使。

????至于这个别人,就是这次的敌人!

????“快,瞬移!”美女师叔祖话音未落,李成柱也突然感觉到一股犀利无比的攻击朝两人所在之地攻击了过来。想也不想,拉着美女师叔祖一个瞬移躲了开去。

????一道火光,夹杂了冰蓝的颜色,将两人所在的客房哄了个粉碎。

????小二哥从客栈都跳了出来,掐着双手破口大骂:“谁他妈的没张眼,在这打架了?不知道修仙界的规矩吗?”刚喊完,眼角撇见一柄铮铮做响的仙剑横驾在自己的脖子之上,小二哥的小脸立马变得渗白,斜撇着仙剑的主人,苦着脸道:“您打,我不管了。”

????“哼!”拿着仙剑的女人冷冷一声,将仙剑移开,朗生喊道:“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你以为能躲得过去吗?屠我门派,杀我几千弟子,这个仇今天我就跟你算清楚。”

????“是宛月!”躲在暗处的美女师叔祖发出一声惊呼,这几天两人左猜右想,始终没想到这个潜在的敌人居然是宛月金仙。

????此刻这个娇丽的女人满面狰狞,宛如一尊杀神一般散发着浓郁的杀气,路过的修仙之人无不噤若寒蝉,纷纷避祸。可怜的小二哥连滚带爬朝外跑去,连自己的客栈都不要了。

????“叶大帅的威名只有这么点嘛?”李成柱嗤之以鼻,原本以为叶大帅插了一手之后,和天墉门的恩怨到此结束了,没想到宛月身为一派祖师,居然如此记仇,那天在合欢宗的时候还谈的好好的,赔款领人了事,却在这里突然袭击。

????“女人都是善变的。”美女师叔祖的话颇耐人寻味。李成柱此刻却想不到别的方面去,只在想如何解决这个棘手的女人,难道拿着七师叔给自己的痰盂猛砸过去?将她的灵气吸干?

????这也太不实际了。别人可是金仙,痰盂还没飞到她身边估计就会被她打下来,到时候肯定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李大老板后悔死答应美女师叔祖的要求了,也在心中将七师叔骂了个狗血淋头。

????要不是七师叔通知了美女师叔祖,自己早拉着师傅当保镖了,以师傅金仙的修为最少也可以和宛月打个平手,自己的安危肯定无虞,但是现在。就算美女师叔祖全力攻击宛月,也别想在她身上留下一点痕迹,毕竟两人的修为相差实在太大了。

????“跑!”李成柱伸手捅捅美女师叔祖,悄悄地指示着。

????吴芮咬着牙摇摇头,担忧的眼神一览无余。

????当时面对不死神鸟的时候,徒孙可以为了自己牺牲,现在吴芮同样可以。

????“哼,藏头露尾。我看你躲到什么时候!”宛月一声冷哼,显然已经发现了两人的藏身之处,仙剑遥遥一指,直朝这边飞了过来。一副娇躯紧随而上,只待两人一出现便将他们毙于掌下。

????美女师叔祖咬咬牙,控制着仙剑前去阻拦,李大老板伸手一拦,想拦下美女师叔祖的动作,但是太迟了,一心想护着徒孙的吴芮此刻将一身灵气都运在仙剑之上。

????黑夜之中,两道流光相交,叮当一声脆响,御空而来的宛月没有丝毫停顿,眨眼之间就飞到了两人藏身之处,反观吴芮,娇躯一颤,仙剑瞬间无光,被击落了下来,一丝鲜血从嘴角中流出,面色变得惨白非常。

????“终于找到你了。”宛月看着李成柱的眼神象是看着一只猎物,不带丝毫怜惜。

????“这可是修仙之城,你敢在此下手,小心叶大帅找你麻烦。”修为相差太多,李成柱没有出手的打算,扶着美女师叔祖的身躯,拖延着时间。同时心中急速地思索着对策。

????宛月冷冷一笑,圆圆的脸上浮现出一股嘲笑的神色:“有谁知道是我干的吗?只要杀掉你们,谁也不知道我来过此处。废话少说,拿命来。”宛月说杀就杀,仙剑一指,朝李成柱面门取来。

????“我艹!”连开场白都不给老子说,李大老板郁闷非常,大手一挥,将怀抱中受伤的美女师叔祖装进戒指中,随即运足灵气手卷喇叭高喊道:“宛月金仙动手杀修仙者了。”

????突然消失了一人让宛月神情一愣,待听到李成柱暴光自己的行为的时候,宛月金仙再也不敢手下留情,仙剑以无可匹敌之势朝李成柱刺了过来。

????李大老板脸色一寒,赶紧一个瞬移躲避开去,还未站定身行,愕然地发现那柄仙剑竟然离自己喉咙处只有几寸距离,情急之下,眼珠子一转,惊喜地看着宛月身后道:“咦,叶大帅,你终于来了。”

????宛月骇然地脸色一变,赶紧将仙剑收回,回过头来看去,自己的身后哪有什么叶大帅的踪影,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这女人,真傻还是假傻?李大老板迷茫了,这么简单的伎俩居然都没看透,是她惧怕叶大帅太深了还是太单纯?李成柱没敢思索太多,趁此机会,赶紧释放出自己的逃命绝技——元素分身,然后幻化成一只飞虫,逃离出去。

????宛月金仙终于明白自己被耍了,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瞪着李成柱,仙剑再次出击,浑身灵气抑制不住地爆发了出来,咬着小牙:“就算叶大帅来了我也要杀了你。”

????李大老板仓皇出逃,但是最终力不待续,对手的修为实在太高,在躲避开两次攻击之后被一剑穿心。元素分身适时地发出一声惨呼。

????宛月金仙眉头一皱,显然发现自己居然又中计了。元神稍微一窥探,掉转枪头朝李成柱的真身追了过来。

????(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